您的位置:九五小說網 > 武俠修真 > 開局簽到一顆異獸蛋 > 正文卷 第四十章 尋獸令·冬獵

正文卷 第四十章 尋獸令·冬獵

作品:開局簽到一顆異獸蛋 作者:新塵初舊 字數:120633 下載本書  加入書簽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雪未停,寒風嗚咽,路遙立于牌樓之上,不敢有所動作,甚怕背后挾持他的黑衣人一不小心手滑,把他脖子抹了。

    感受著刀刃貼在脖子上的那冰涼之感,路遙內心沒有慌亂,只是有點后悔,后悔出來湊這熱鬧!

    “乖孫子,上面的風景好看嗎?”

    張老漢不緊不慢,溜溜達達,邁著緩慢步伐走到牌樓下,抬起頭笑問道。

    路遙微微抬手,捏著脖子上的刀刃,向前稍微移了移,苦笑道:“好看!”

    一老一少渾然不將那黑衣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黑衣人眉頭微皺,感受到了無形的羞辱,連忙喝道:“老東西,我再說一次,放了我家公子,否則我現在立刻就殺了你的孫子!”

    張老漢聞言,念由心生,刀傀儡如神鬼無影般出現在那黑衣人身后。

    刀傀儡懸浮于半空中,殘破的披風隨風飄蕩,一對滿是銹跡的刀臂無聲無息的架在了黑衣人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宛若收割生靈的死神降臨!

    “黃泉路上,你的兄弟在等你,去吧!一切痛苦都是短暫的!”張老漢咧嘴陰慘慘的說著。

    伴隨著張老漢的話音落下,傀儡的刀臂交叉在了一起,黑衣人的頭顱被砍斷,滾落在雪地上。

    黑衣人胸腔內鮮血如泉水般噴灑,路遙距離最近,頭發都被溫熱的血給浸染,背后也濕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路遙連忙跳下牌樓,不敢再多呆。

    同時躺在地上打滾,用厚厚的積雪擦去身上殷紅的血液。

    這時雪雷驚捷豹跑來,伸出黏糊糊的大舌頭在路遙身上一通亂舔。

    路遙身上的血跡是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黏糊糊的口水,路遙有些嫌棄道:“小白,你快別舔了,癢兮兮的!”

    再看那南宮墨玉,已經嚇得癱軟在地上,內心恐懼,眼神中透露著無盡慌亂。

    剛剛那黑衣人可是60元級的元王強者,是他們南宮家的二等客卿,也是這次暗中守護他的護道者。

    放眼整個大淵帝國,算是中上層的高手了!

    沒想到只是一個照面而已,就被人給斬掉了頭顱。

    這莫名小村子里的老人,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!

    “你們不要過來,我不想死,求求你們放過我,我家很有錢的,我可以讓你們做上卿,你們想要什么我們都可以商量,只要別殺我,什么都好說,求求你們了!”

    南宮墨玉匍匐在雪地上,雙手搓在一起,不斷的叩首乞求,同時還將身上的財物盡數掏了出來。

    鼻涕與淚水齊流的樣子卑微無比,讓人看了的確會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張老漢目光平淡,看向路遙,眉頭輕微挑了挑。

    那意思很明顯,又到了讓路遙做決定的時刻了。

    路遙內心無言,暗自不解,為何每次到了這種殺不殺的時刻,村里老人都要問他呢!

    一想到與白晶漫步在冰面上時,這南宮墨玉暗中放箭,險些至他身死,路遙的心里就火大。

    “小白!吃了他!”

    路遙嘴角上揚,指著南宮墨玉,看向身旁的雪雷驚捷豹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雪雷驚捷豹秒懂,身形一躍撲到了南宮墨玉身前,張開巨口咆哮著。

    望著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,和撲面而來的腥臭味,南宮墨玉經受不住壓力,眼睛翻白,倒在雪地上昏厥過去。

    雪雷驚捷豹的大眼睛翻了翻,伸出爪子拍了拍,又把他拍醒了,然后再次張開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“別殺我!我有話說!”南宮墨玉嚇的便尿橫流,跪在地上頻頻祈求道。

    路遙捏著鼻子,嫌棄道:“你有什么遺言直接說吧?!?br />
    南宮墨玉快速從懷中掏出一塊白玉令牌,說道:“這是尋獸令,可以感知方圓百里的元獸。三日前,大淵帝國舉行了冬獵祀,從皇家獵苑中挑選了三十六只擁有黃金天賦的元獸放出來,供貴族子弟尋獵,我現在將這尋獸令送給你,你可以通過這令牌感知到黃金天賦的元獸,求你放過我!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追著那頭元獸來到這里的?”路遙上前,彎下腰盯著那南宮墨玉,冷冷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!我中途感知到這里有元獸的氣息,所以才悄悄偏離大隊伍趕過來。途中剛好聽見你們的對話,得知那女子是元妖,這才出手的!求你放了我!”南宮墨玉抬起頭,祈求道。

    “放過你?若非我的爺爺們厲害,我怕是早就被你們殺了!居然還妄想讓我放過你?真是癡人說夢!”路遙一把奪過那尋獸令,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雪雷驚捷豹見狀,不再猶豫,張口將南宮墨玉的身體咬成兩半,口中發出咯吱咯吱,骨頭碎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可別浪費,這些都是元武者,體內蘊藏著元力,對你來說是大補之物?!甭愤b指著地上死去的那些黑袍侍衛們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雪雷驚捷豹聞言,興奮的低吼,悶頭狂吃起來。

    兩口一個尸體,吃起來那叫一個快,那叫一個開心。

    “爺爺,這令牌真有那么神奇可以感知到元獸的氣息嗎?”路遙來到張老漢身前,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老漢伸手結果尋獸令,看了看,笑道:“這尋獸令的確是一種奇特的玉石,可以感知到一些元獸的存在,不過,你若真是信了那人鬼話去尋什么黃金天賦的元獸,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!”

    路遙心中一驚,連忙開口道:“我知道了,這尋獸令牌上有定位?”

    “定位?那是何物?”張老漢聞言一楞。

    路遙眉頭微挑,隨口解釋了一番。

    張老漢頷首,笑道:“確實是如此,看這尋獸令上的顯示,他應該偏離主隊很久了,不然這尋獸令上應該會有其他人的亮點?!?br />
    路遙聞言松了一口氣,拿出鐵錘,沒有一絲猶豫的將尋獸令給毀掉了。

    張老漢與王鐵匠相視一笑,暗贊路遙的選擇正確。

    過了沒多久,羅村長、李婆婆、倪木匠都陸續回來了。

    白晶身上的毒也被李婆婆輕松化解。

    路遙則在一旁細心的看著,學習著解毒之法,雖然地下書庫內也有許多解毒的古方。

    但是具體的操作,卻是要親自去觀摩的。

    這時,雪雷驚捷豹將外面的尸體也盡數吃完了,堪稱大胃王。

    路遙帶著它走到偏僻處,喚出卡牌,將其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現在外面可有著不少貴族公子在尋獵,繼續放任雪雷驚捷豹在外面散養。

    若是遇見那些尋獵的貴族公子就麻煩了。

    雖不懼怕那些貴族公子,但是真把事情弄大了,對于村里老人來說是一種麻煩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—有點事,我見諒看看晚上能不能再碼一章節。

    ——我要去先碼老書了,各位讀者見諒。

    ——書友群:1026849689
gpk捕鱼漏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