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九五小說網 > 武俠修真 > 衍生化道 > 第二十九章 兄妹

第二十九章 兄妹

作品:衍生化道 作者:白夢聽雨 字數:107138 下載本書  加入書簽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在白凡出手修理那兩個人時,白云宗的人并沒有出來阻止,這也讓兩人很是絕望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白凡兄弟你會真的出手,而且還這么凌厲毒辣?!?nbsp;昊明看著地上的兩人。

    “畢竟我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只是個會一點武功的莽夫罷了?!?nbsp;說著,白凡一臉無所謂的將插在兩人百匯穴的銀針抽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聽到白凡的回話,昊明也笑了起來,看著地上躺著有些不成人樣的兩人,眼里沒有絲毫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哥,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嗎?” 剛剛醒來的白琳才發現自己此時正躺在昊明的懷里,立馬跳了,只感覺臉頰滾燙非常。

    白凡有些好笑的看著白琳,回應說道:“不是什么大事這兩人趁你睡覺時說你壞話,哥聽不下去,就稍微教訓了一頓?!?br />
    昊明看著地上四肢扭曲,下顎血紅,又再次暈過去的兩人,有些無語的想到:‘這就是你的教訓一下?’

    “恭喜白琳妹妹,成功通過考核?!?nbsp;昊明拋開了腦中對白凡的無語,對白琳祝賀道。

    白琳則紅著臉小聲‘嗯’了一聲,想到之前還躺在昊明懷里的情景,更是滿面羞澀不知所措地將臉扭到一旁,不敢與他對話。

    白凡倒是看的開心至極,方才的不快也被沖淡了幾分,不過為了不讓白琳太過難堪羞澀,所以將這份心情壓入心底,并沒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在這不見天日的塔里,也不知道現在究竟是什么時辰了,還有多久才到第二天?!?nbsp;白凡圍著墻壁走了一圈,看著有些昏暗的屋子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這樣的環境,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?!?nbsp;昊明搖著折扇,看著墻壁上的卦象。

    “這些卦象倒也有一番門道,通過二十四根陰陽爻,組成八個不同的卦象,再由八種卦象在演化萬千,想來這煉心塔的奇妙之處恐怕也和這有關?!?br />
    “昊明兄弟懂得真多?” 白凡了眼墻上忽明忽暗的卦象,又將目光轉向正在研究查勘卦象變化的昊明,笑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平時都愛看一些奇聞異志,這些東西也就知道的比旁人多些了?!?br />
    昊明愧疚的回應道:“但也正是因為喜好這些,經常被家里人斥責不務正業?!?br />
    白凡點了點頭,不在多問,之后他又來到那木梯前,伸手向前按去,但卻感受到手被一張透明的屏障所阻隔。

    ‘想了也是白云宗怕他們闖入第二層而設下的屏障?!?br />
    明白目前無法進入二層探索后,白凡收起心思,和白琳與昊明一起講述著在幻境中各自的遭遇。

    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,期間也有幾個人醒來,之后又加入了白凡三人的談話。

    又過去一段時間后,煉心塔久久關閉的木門被打開,一縷久違的晨光自門縫照射進來,讓白凡等人有些不適應的用手遮住突然出現的陽光。

    隱約中,可以看到一位年輕道士立在門口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們,通過此輪考核?!?br />
    最后,通過考核的人,算上之前被白凡廢掉的兩人,也不過十人,而其他人直到最后依舊處于迷失中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,由于那兩人的行為言語惹惱了玄虛,被救治好了身體后,就直接抹除了關于白云宗的記憶,送往了山下,失去了接下來的考核資格。

    夜里,白凡獨自一人站在一處懸崖邊上,看著懸崖下翻騰的云海出神,夜里的山風較大,耳邊的呼呼聲幾乎沒停過,身子也被吹得涼颼颼的,但好在此時的白凡已是先天境,這點山風自然也無法影響到他。

    “哥,明天就是最后一場考核,還不去歇息嗎?”白琳的聲音自他身后傳來。

    “琳兒?”

    不等他回頭,白琳就已經來到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在想些事,睡不著罷了?!?nbsp;白凡略微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晚了,你也不去歇息?” 白凡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……我也有些事想和哥你說?!?nbsp;白琳有些猶豫的頓了頓,之前在幻境經歷對于她來說太過深刻了,也間接改變她之前的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“嗯,你說?!?br />
    “之前方姐姐告訴我哥你……” 可話說了一半,白琳就說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說我沒有靈根,無法修煉?” 白凡看著白琳那張有些左右為難的臉,心里也大概猜到了些,便直接將她要說的后半句補全了。

    “哥,原來你一直都知道?” 白琳有些吃驚地看著白凡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哦,也是剛剛才知道的,誰叫琳兒你太容易看懂了,想說的話都已經全部寫在臉上了?!?nbsp;白凡笑著地說道。

    本來有些不服氣的心,在看到白凡那滿不在乎的神色后,不服氣又轉為了疑惑與不解。

    “哥,難道你一點都不在乎?”

    “別看我這樣,也許我心里很在乎與失望呢?!?br />
    “哥,我沒在和你開玩笑!” 白琳剁著腳,小臉認真瞪著白凡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琳兒你是認真的,你是怕我通不過考核,之后會被送往山下嗎?” 白凡仿佛看透了白琳心中的想法一樣。

    白琳雖然臉上有些不服氣,但還是點頭承認了,眼眸中透漏出憂慮。

    “琳兒,天下無不散的宴席,即使是親人,也沒有永遠不分開的,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在這里,你也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朋友不是嗎?”

    聽到白凡安慰的話語,白琳卻苦笑道:“哥,你說的這些我都懂……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‘可是知道與做到是兩碼事啊?!琢招闹袑]說出來的話補全了,在幻境中她曾經失去過白凡一次,那種痛楚至今都還記憶猶新。

    在那里她曾打算放下,好好在那個世界生活時,卻又從幻境中退了出來,這讓她心里百味交集。

    再次回到現實中,看到白凡那張熟悉的面容,對她來說已是尤為珍貴。

    從失去,在到獲得,這其中的過程,不是旁人能體會的。

    “到時哥如果被帶下山,我也和哥一起下山,那是我們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白琳話說到一半,白凡卻伸出食指,輕柔地放在了她的柔嫩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“哥有哥的路,琳兒也有琳兒的路,而且當初你也答應了方姑娘與她的師父,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隨我離開,豈不是失信于人,辜負了方姑娘的一片心意嗎?”

    白凡摸著白琳的頭,笑著說道:“之前一直沒察覺,這一年琳兒長高了不少呢?!?br />
    “別摸啦,頭都快被你摸禿了?!?nbsp;說著白琳有些惱怒打掉了白凡的手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小孩子了?!?nbsp;白琳將頭轉到一邊,小聲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精神也恢復的不錯了?!?nbsp;白凡毫不在意的揉了揉手。

    白琳卻沒有接話,也沒看白凡一眼,似乎還在生氣中。

    “琳兒,而且明天不是還有一場嗎,不到最后一刻,誰也不知道結果不是嗎?” 白凡又開口說到。

    “嗯,哥,你之前在這里站在這里,是在想什么呀?” 白琳話鋒一轉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一些修煉上的問題?!?nbsp;白凡輕笑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去歇息吧,不知道明天的考核是什么內容呢?” 白凡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白琳應了一聲,后和白凡一起離開了懸崖邊。
gpk捕鱼漏洞